当前所在位置:
主页 > 健康 > 梦 孙海涵_新浪新闻

梦 孙海涵_新浪新闻

发布日期: 2019-07-11 17:5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   点击率:

  在那段思绪难以理清的日子里,我时不时地想起这个梦。这个关于年少,关于理想,关于努力和成长的梦。或许曾有一瞬间,当人生的失意摆在你面前时,你也有过同样的选择。是去放弃,还是去克服困难?

  “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馐值万钱。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”面对这顿琳琅满目的离别之席,他也不禁难以下咽。他是诗人,他有梦,他和天下少年一样有着报国为国的梦。可这别席饮酒,会将他与他的梦永远的分离。他不甘心,拔出的剑,银白的刃上映着少年坚毅的眼眸,此刻却写满了无奈与不甘。一封朝奏九重天,他纵有天子呼来不上船的胆量,此时又能如何?

  “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。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。”他告诉我他也想过渡河登山,好让皇帝见识他的才气和忠心。他也多少次梦见乘船过溪,那一轮红日灼热的近在眼前。他也期盼这一觉醒来就能够把他任命为官,对国之忠,少年之梦却被这玉盘珍馐搪塞了去。他曾愤怒和不安,想要为国效力,可拔出的剑最终也收了回去。人生几何?这不过是难路其一罢了。

  “行路难!行路难!多歧路,今安在?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离别的宴席要终了,待我饮完这杯酒,便是“夕贬潮州路八千”,八千里路无云无月,尽是险峻难关。他不禁感叹这人生,总是用难关来搪塞他的青春,他的年少。黄河的千层冰,太行的万尺雪,定是要将我冻得寒气入骨,逼得我“朝如青丝暮成雪”。可是此刻,酒入愁肠的此刻,他看见半缕光明,散落在了布满灰尘的船帆之上。李白终究是李白,纵能有难渡之关又能奈何?年少之心,年少之勇定会化作剑气萦绕在我的剑刃上久久不散,我定会长风破浪,直挂云帆,向着前路直冲过去。天公不作美,那便让我的年少为我开路。

  李白留下这样的话语,飘散在空气里。梦醒后,久久回荡。他实现了梦想吧?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少年意气,使得这首诗,这个人,即便在千年之后的一个梦里,也显得那么荡气回肠。

  自古少年都抱着远大的抱负踏上,人生漫长,难免坎坷,莫要太早便放了手,待那万丈光明笼罩在身旁时,你再拔出那银白的剑刃,呼啸的剑气之中,定蕴含着年少的气息,直冲云霄。